虎扑体育,虎扑足球

2019年12月13日
[本篇访问: 193]
成伯清:韩非子的社会学洞见

韩非的“势”“法”“术”,其实深含一种社会学的洞察。

“夫有材而无势,虽贤不能制不肖。故立大材于高山之上,下临千仞之溪,材非长也,位高也。桀为天子,能制天下,非贤也,势重也。尧为匹夫,不能正三家,非不肖也,位卑也”(《功名》)。

荀子也有“势位”的说法。不同的势位,可以制约的范围不同,可以动员的力量各异。不在其位难谋其政。今人所谓占据有利地形,即在争取优势也。韩非还说,“权势不可以借人”。垄断性的地位,即如“卧蹋之侧,岂容他人酣睡”。

“人主之大物非法即术也。法者编著之图籍,设之于官府,而布之于百姓者也,术者藏之于胸中,以偶众端,而潜御群臣者也。故法莫如显而术不欲见”(《难三》)。

“法”即规章制度、行为准则。当然,在法家眼中,大概是苛刑峻法为主了。而“术”则属于弥补法之不足——任何详尽的规范,都不可能彻底落实到每个细节——同时也是应付突发事件的法宝。法是阳谋,术是阴谋。术也是借势形成一种心理效果。“明君无为于上,群臣悚惧乎下”。深藏不露,可收吉凶莫测、令人胆战心惊诚惶诚恐之效。

不过,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。韩非所言虽然主要是一种“君主论”,但群臣未必不可从中举一反三。且术也要人去执行。执行者倒是经常可能枉法。所以,这种驾驭局面的策略,经常搞得各怀鬼胎,结果往往弄巧成拙。

分析中国人的组织行为和“领导艺术”,韩非的观点可以作为线索。